相关文章

物业公司索巨额欠款关闭电梯 经理被派出所带走

  为了索要宝鸡商场拖欠公司的数千万元,陕西红地置业有限公司下属的嘉安物业公司关闭他们为宝鸡商场代建的小区住宅楼的电梯。辖区派出所闻讯后,将物业公司经理强行从公司带走并戴上手铐。而派出所所长是事发小区业主、其妻子是宝鸡商场职工的身份,让当事人笃定地认为这场风波的推动者就是派出所所长。

  “这是一起典型超越职权行为”。宝鸡文理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杨文杰认为,这起事件是由于经济纠纷引起的,按照有关规定,公安机关不应插手民事经济纠纷。而在具体办案中,有利害关系的,办案人员也应当主动回避。

  物业锁了电梯 经理被派出所带走

  被宝鸡市公安局渭滨分局神农派出所带走并戴上手铐的是时峰,他是陕西红地置业公司下属的物业公司经理。昨日,时峰蜷缩在病床上,呆呆地看着窗外被雾霾笼罩的天空。在另一张病床上坐着的妻子,和他没有交流。两人的眼神满是无助和迷离。他们的工作、生活正被另一场“雾霾”所搅乱。

  时峰说,12月8日8时,他让物业公司的两名电工停了该公司所服务的南山明珠小区二期的电梯。原因也不复杂,南山明珠小区是他们公司为宝鸡商场代建的职工楼。在去年交工使用后,该企业拖欠他们公司数千万元款项迟迟不给,物业公司只好停了小区的电梯,向拖欠方施压。

  “其实我们也不想这么做,可是快到年底,建筑材料款、民工工资等等也压得我们喘不气来。”时峰称,这样做也是公司无奈之举。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本是为公司索要欠款的“正当”之举,却给他带来大祸:12月9日上午10时左右,时峰在自己的办公室被宝鸡市公安局渭滨分局神农派出所的几名民警带走。

  物业经理在审讯椅上被业主围观

  时峰说,当时民警带走他的时候,渭滨公安局神农派出所所长刘智贤在就在现场。

  在派出所,民警给他做了笔录。时峰在举报材料中这样描述自己的派出所的经历。“……期间一直强制我坐在审讯椅子上,戴着手铐脚铐,晚上不能睡觉直至凌晨还在做讯问笔录。不让公司员工给我送饭,到晚上甚至将戴着手铐的我让业主围观”。

  时峰说的“手铐脚铐”其实是审讯椅上固定手、脚的的装置。期间,有个好心的民警为了让他能活动一下僵直的身体,用手铐的一头铐着他的一只手,另一头铐在审讯椅上。

  而据记者了解,时峰从12月9日上午10时被公安带走,直到次日凌晨6点才被放出,连续羁押长达20多个小时。“期间不让我吃,不让我睡,不让我上厕所,这种折磨,让我终生难忘。”

  “没有给出示传唤证,直接就强行将人从办公室扭走”。陕西红地置业有限公司一负责人认为,公安机关要办案,就要按照程序去做,不然难于服人。宝鸡一律师告诉记者,从相关表述来看,神龙派出所明显违规。公安机关需要询问相关人员,要持《传唤证》传唤,让其到指定的地点或者他的住所、所在单位进行讯问。经依法传唤而拒绝到案的,公安机关方可采取强制传唤措施。

  被疑公权私用派出所所长被举报

  时峰说,神农派出所的所长刘智贤其实就是南山明珠小区二期的一名业主。刘所长的妻子恰好就在欠他们公司巨款的这家企业上班。

  目前,时峰给有关部门的举报也紧紧围绕这一点展开。他说,刘智贤有公权私用的嫌疑。他还指出,刘智贤指使下属警员违法使用了警用器械。“明显的经济纠纷,他有什么权力铐我,让我在审讯椅上接受讯问?”

  12月14日下午,面对记者,渭滨公安分局神农派出所所长刘智贤说,他只能以个人身份说明有关情况。他没有回避自己是小区业主的身份。“我的房子是几年前爱人在她的单位集资购买的”。他称,的确没想到,此事却成了反映人口中的把柄。

  法学专家称派出所超越职权       

  刘智贤所长称,当日,上不了楼的众多业主来到派出所,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引发群体性事件的隐患。在传唤等执法活动中,他都及时向上级部门做了汇报,自己的行为经得起警务督察等部门的调查。据了解, 同时,该所还传唤了物业公司的两名电工,做出了行政拘留的决定。

  关于此事,宝鸡文理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杨文杰教授指出,刘智贤在这起事件中,存在利害关系,应当主动向上级汇报并主动回避。同时,这场民事经济纠纷,派出所在执法中超越了法定赋予的职权,属于超越职权。另外,此事即使公安机关应该受理,但也不应该给民事当事人使用刑具。杨文杰教授称,这起事件中,公安机关是否构成滥用职权还不能过早下定义,这需要相关部门进一步的调查。

  对于此事,本报将进一步追踪报道。

注:视频仅为扩展阅读。